布朗腊托寨(团山寨)山头行

2014-04-19 00:22:38 来源:普洱茶之家 >>>>>>>点此关注微信<<<<<<< 浏览:

在勐托坝子的坝尾有一块五百多亩的大坪掌,坪掌脚有一个古老的山寨——腊托。腊:布朗族,托:团山。意为住有布朗族的团山寨。古老的山寨腊托村,村前寨后四百多亩层层的田垄,冬春时节是如诗如画的油菜花海,夏秋之交,又是一片勃勃生机,植株健壮叶片宽大厚实的烟叶,令人赞叹不已。清澈的腊托河,从村中穿过,村里村外,一蓬蓬冲天的龙竹,一棵棵古老苍劲的大青树,愈发使腊托显得古朴神秘。
普洱茶图片 布朗腊托寨(团山寨)山头行

经不住腊托古寺的诱惑,或是为自己已疲惫不堪的心灵找寻精神的依托。我走进了腊托佛寺。腊托佛寺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深山古寺。始建于600多年前,文革时期“破四旧”时,将寺中建筑破坏殆尽,现有建筑多为重建,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对腊托佛寺的朝圣。我到过很多寺庙,却没有一座像腊托佛寺这样在我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迹。还未走进古寺便袭来阵阵焚香的味道,或许只有这样的味道才能清除人们内心深处的杂念。进入寺内,但见人头攒动,烟雾缭绕。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腊托人习惯到这里祭拜的原因——因为腊托佛寺始终是屹立在腊托村民的心灵深处的一座塔。寺庙周围一尊尊守护腊托佛寺的神兽,更像是一方山水的保护神。一位80多岁的奶奶给我讲:寨人流传,腊托人于1720年以前就已在这片土地上生息繁衍。据立于1806年的该村南侧山包一墓碑表明,此地为波义瓦翁女土司的领地。当地袭传波义瓦翁在丈夫亡后,承担腊托土司十八年。腊托始祖从双江县嘎告村迁来,是布朗人。现腊托村金姓及俸姓大部分为布朗族演变而来,因受傣族影响,寨中建有缅寺。寨人说:“腊托”一名,由“托腊”演变,“腊托”由“套腊”而来。布朗族称倒茶为套腊,这里原称“倒茶寨”。现金姓和俸姓一部,属波义瓦翁女土司后裔。我读过彭桂萼先生曾于1935年前著文,该村为蒲蛮(布朗)人。1952年统计资料表明该村时称布朗寨。多数腊托人会使用三种语言,即布朗、拉祜语及汉语。

村组长介绍:“腊托先于碗窑建寨,碗窑村如今已是330户人家了,而腊托现今只有上百户人家。腊托旧时固守自隘,不和外村人通婚。1949年到1989年40年之间只纯增一人。九十年代以来,破常规,多民族,异地他乡,皆有人入赘入户,形成了多族聚居,生产生活互相影响的村寨。腊托文化在各族各地文化、习俗中交融与碰撞。”

腊托村后有一大片原始森林叫小刀树箐,林内有股长年不断的泉水,村西北面的大青树下有个名叫小龙潭的泉眼,泉不大,却四季流水潺潺。说也奇怪,在同一海拔高度的其他地方都是干沟,唯独这里一汪清泉汨汨而流,喝上一口,感觉整个心田都是清凉甘甜的。林间的泉水哗哗地流着,泉水清得见底,清得若有若无,仿佛世外桃源,没有一点工业文明带来的污染。山,苍翠欲滴,翠得纯真,翠得诱人。在这里,没有人潮如织,没有灯光闪烁,我体会着,品味着,有一种回归自然的情愫。小孩童们趟在清澈见底的泉水打水仗,你泼我,我泼你,玩得多开心!淙淙的流水声、孩子们的嬉笑声交织在一起,奏成一支欢乐交响曲!布朗山的韵味是古老的。在腊托村有60多棵叶密成团、遮天蔽日的大青树,年迈的老人也说不清古树年纪,如今这些大青树依然生机勃勃,保持着苍劲葱郁的雄姿,古老的大青树浸透着古朴的美,也浸透了腊托布朗人的思想感情、宗教信仰和对神灵的崇拜。成为白鹭、八哥等鸟儿的永恒家园。茂密的大青树树丛里,一群群欢蹦乱跳的鸟儿正举行音乐会呢,她们,唱得多热闹啊!歌声婉转,让人心旷神怡!鸟是腊托村布朗人的民歌手。树木上是她们的舞台,她们从早到晚,叽叽喳喳的音乐,此起彼伏,从乡村的一个角落传到乡村的另一个角落。她们在农家和人共处,那里是它们的和平而祥和的家,她们在那里筑巢生息繁衍。它们在美丽的天空滑翔,时而一两只,时而一大群,成为天空精美的图案。

走到腊托村东北面有座名叫树梁子的山上,只见山头有一块50多亩平缓的坪掌,生长着被称为“树”的大青树24棵。树高30米以上,胸围3至6米,冠幅100米至300米之间,足见其存活年代之久远。83岁的傣族老人赵景春吸着水烟筒,慢慢道来:傣家人、布朗人不论在什么地方居住,都要寻找大青树,大青树生长茂盛的地方,水多地宽土肥,易栽种谷子,不用担心雨季割谷子无晒处,大青树是绝对不能砍的,70年代中期,树林中有棵心空的老青树在雷击中倒下,无人捡走一枝,任凭它枯烂。“腊托人世代遵循有了大青树,才会有寨子和人家,大青树枝繁叶茂,蓬勃生长,寨子才会兴旺昌盛。原始自然崇拜的信仰,自发地调解着腊托人与大青树、龙竹的关系,促成了当地人对自然生态的精心呵护。布朗人的年轻女子都留长发,又黑又浓。就是这一缕缕黑发,甩出青春,甩出热情。布朗人的男人都很壮,皮肤黝黑,但黑得健康。布朗族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,无论是生产、生活,还是宗教祭祀,都可以用歌舞来表达。我曾参加一次小型的打歌活动,在热烈的三弦声中,我问歌舞名称是什么?一个布朗族小伙子告诉我,这是割谷歌,那是插秧歌。在布朗山,歌舞成了人们精神寄托的主要表现形式。

蓬蓬迎风摇曳的龙竹,株株巍峨屹立的“万年青”古树,净化着腊托古寨的尘埃,荡涤着人们的心灵,给腊托布朗人祥和宁静,也给腊托布朗增添了旺盛的生命力,焕发出勃勃生机,充满了魅力。


来源:临沧日报

普洱茶交流咨询群

布朗腊托寨(团山寨)山头行  更多相关普洱茶知识请点击栏目: